新華網 正文
跨越千年天塹——怒江兩岸怒族人踏上脫貧路
2019-06-29 15:09:2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昆明6月29日電 題:跨越千年天塹——怒江兩岸怒族人踏上脫貧路

  新華社記者 伍曉陽、龐明廣、楊靜

  望著村外正在施工的跨江大橋,44歲的怒族婦女根四付開始憧憬未來的日子。

  兩岸高峰聳立,江水波濤洶涌,怒江大峽谷讓世人贊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但對世代居住在怒江兩岸的怒族人來說,奔流的大江曾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

  從溜索到人馬吊橋、汽車吊橋,再到如今一座座現代化跨江大橋,作為怒江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怒族人正跨過天塹,踏上新時代的脫貧之路。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是位于大山上的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托坪村一景(2016年11月25日攝);下圖是搬遷到怒江邊的托坪村五湖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新村(6月25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道路通了:衣食住行樣樣方便

  根四付的家鄉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是全國唯一的怒族鄉。根四付生在怒江西岸的托坪村,但鄉政府所在地卻在江東岸。

  “小時候喜歡吃糖,只有鄉里買得到。”根四付說,以前江上沒有橋,去鄉里只能滑溜索,父母擔心她的安全,從來不讓她滑。直到十多歲,父親才帶她第一次滑溜索到鄉里趕集。

  生活的艱辛遠不止吃不到糖。1993年,根四付懷胎十月臨產,她挺著大肚子沒法滑溜索去鄉衛生院,最后自己在家把兒子生了下來。“這在當時不稀奇,很多人都只能在家生孩子。”她說。

  直到2009年,匹河鄉在怒江上修建了一座人行吊橋,溜索過江才在當地成為歷史。雖然這座橋走上去左搖右晃,最多只能同時通行10人,怒族人的生活還是很快有了起色。

  4年前,根四付拿著從銀行借來的5萬元無息貸款,在鄉里開了一家怒族服裝加工店。每天,她都要坐在縫紉機前從早忙到晚,但她覺得,這樣的日子要比過去幸福太多。

  “衣食住行都比以前更好,更方便。”根四付說,以前交通閉塞,想做什么都做不成,只能去山上背柴火、找豬食。“現在我在鄉里開店,還有人在微信上找我買衣服,日子好過多了。”

  頭腦通了:娃娃上學不再發愁

  過去,落后的交通、閉塞的環境,讓怒族人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貧困生活。據有關資料記載,在16世紀以前,怒族還處在新石器時代的晚期,生活以采集和狩獵為主。

  “我讀書很努力,如果小時候條件好些,至少能讀重點大學。”28歲的怒族人、匹河鄉老姆登村大學生“村官”和志青說。他是村里第一個大學生,2008年考上了云南省內一所普通本科。

  高考那年,和志青的數學成績在全州名列前茅,但英語只考了39分。“我們小時候連漢語都說不順溜,更別說學英語了。”他說,英語老師教“Banana”這個單詞,可他當時連香蕉都沒見過。

6月25日,云南福貢縣匹河完小的學生們在打籃球。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現在的孩子條件比我那時好太多了。”和志青說。如今,走進福貢縣匹河完小,現代化的教學樓、宿舍樓是全鄉最靚麗的建筑,學校內還有音樂舞蹈室、美術圖書室、少先隊活動室等。

  “我喜歡彈吉他,已經學了一年多。”五年級3班的怒族學生和建強在音樂舞蹈室里撥弄著吉他,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說。和父輩不同,11歲的他對溜索已經沒有一絲記憶。只要10多分鐘,他就可以跨過怒江從學校回到家。

6月25日,云南福貢縣匹河完小五年級學生和建強在練習吉他彈奏。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匹河完小副校長和盛說,10多年前他剛工作時,怒江西岸的孩子上學還要滑溜索,許多學生到五六年級還不太會說漢語。怒族家長也不太重視教育,有的孩子小學畢業就不讀書了。“現在村民都很支持孩子讀書,我們學校已連續多年輟學率為零。”

  未來通了:跨越天塹脫貧在望

  在怒族人口占比達95%的匹河鄉,截至去年底,貧困發生率仍高達57%。但怒江兩岸的飛速變化,讓怒族人看到了脫貧的希望。

  今年春節前夕,163戶村民搬進了位于江邊的匹河鄉托坪村五湖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村民們住進了嶄新的單元樓,當地政府還給貧困戶家里配置了電視柜、沙發、高壓鍋、電磁爐等生活用品。

  6月25日無人機拍攝的建于怒江邊的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托坪村五湖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可以說是拎包入住。”托坪村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和銳說,托坪村有好幾個小組在大山上,過去,最遠的一個村民小組從山上走到山下要四五個小時。全村人均只有0.6畝耕地,坡度基本都在45度以上。“干活得弓著身子,一不小心就可能掉到山溝里了,搬遷是唯一出路。”

  搬下來后靠什么生活,當地政府早有謀劃。在五湖安置點的院落里,一塊電子大屏實時顯示著最新的招工信息。和銳介紹,全村667個人中,在外打工的有近200人,其中一半就在鄉里務工。“酒店、小吃店、洗車店……只要肯干,總能找到活。”他說。

  離安置點數百米外,一座現代化大橋將在今年國慶落成通車。托坪村五湖村民小組51歲的普肆叁得知這個消息后喜上眉梢。“過去我們這邊不通公路,我小時候經常站在江邊看對面路過的大卡車。”普肆叁說,前不久他花了12000多元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以后可以開著三輪車外出辦事、拉貨。

  “等這座這橋修好,托坪村脫貧就更快了。”和銳說。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是云南省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托坪村的9歲怒族男孩李雪聰在家里看書學習(2016年11月25日攝);下圖是李雪聰在匹河完小上課(6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怒族村寨老姆登:高山云海有客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跨越千年天塹——怒江兩岸怒族人踏上脫貧路-新華網
?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688341
广西快3开奖结杲